永乐国际最新网址 >永乐国际最新网址 >内地中产新焦虑:准备上百万,只为给不到一岁的娃抢个香港小学名额 ... >

内地中产新焦虑:准备上百万,只为给不到一岁的娃抢个香港小学名额 ...

2019-10-01 05:28:39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随着暑假的来临,伍晴一年一次的咨询高潮暂告一段落。自从先后顺利地把一对儿女送入香港有名的国际学校——耀中,多年前从内地搬到香港的伍晴就在朋友圈子里有了小小“名气”。这些人通过朋友介绍或是在微信上的妈妈群里辗转识得,他们慕名而来的目的只有一个,请教如何把自己的孩子送进香港的国际学校。

作为可能最被内地家长熟悉和欢迎的香港国际学校,耀中仅是众多之一。目前,香港有53所国际学校和7所提供国际课程的私立学校。在大众较为宽泛和模糊的概念里,这60所和国际接轨、学制受国外认可的学校常被统称为“国际学校”。

香港国际名校提供更多元化的课程。(耀中官网图)

这里学费昂贵,多数一位难求。而今在香港,要入读国际学校,是一场对稀缺资源的争夺。它需要足够多的钱、信息、铺排时间和行动规划。近些年,内地家长也加入了这场争夺。在香港学位争夺最激烈的时候,二手市场的名校债券的价格甚至被炒至上千万元的天价。

“一切都要提早计划”,Gary说。他来自内地,在香港工作,儿子不满一岁,已经在筹划小孩就读国际学校的路径。

内地一所985高校的教师吴燕,为了让儿子顺利入读香港国际学校,3年前就把他从北京送到香港读幼儿园,每年学费近20万港币,各种开销保守估计也要五六十万港币,而这只意味着一半的成功。

伍晴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,这四年,前来咨询的人越来越多,绝大部分都是内地家长。

从幼儿园开始“候补”,只成功了一半

对于现在才开始考虑申请的父母,伍晴的回复只有一句,为时已晚。小朋友已经赶不及下一学年入学,且不说许多学校的候选名单有多长,还要考虑学校面试小朋友和家长那关是多么困难。

与如今的“盛况”相比,伍晴在十年前把女儿送进国际学校时,几乎没花什么心力,连学校的选择也近乎无心之举。朋友当时向她推荐耀中,说遇过几个那里的学生都十分乖巧,加上学校离家近,便选了这所学校。面试也十分简单,小朋友在校长室里玩,她和先生坐在那里回答了校长几个问题,就交上了学费。

等到4年前,她想要把小儿子送进同一所学校,却发现事情变得非常困难。虽然学校在招生政策上向多于一名子女就读的家庭倾斜(如兄弟姐妹学费减免),但那时耀中小学学位几乎全部被幼儿园直升的小朋友预定,如果不先申请就读这所国际学校的幼儿园,就没有机会在此读小学。

相比之下,吴燕的准备要充分太多。吴燕是内地一所知名大学的老师,先生是银行的金融高管。2015年,夫妻俩决定将来要把小孩送到香港念国际学校。吴燕当年开始了解香港国际学校的情况,打算等孩子在北京念完幼儿园再到香港上小学。但国际学校小学竞争之激烈让她大出意料。她按满意程度咨询的几家学校小学部当年全部满员,下一学年的候选名单也排得老长。其中一家回复她说,名单上已经有500多人报名等待了,而学校一年级招生人数不过一百出头。

当时有人向她建议,国际学校的小学学位最为紧张,学校通常青睐从自己幼儿园直升的学生,不如带小朋友先来港读幼儿园,之后就读小学的机会才大。吴燕觉得这是条明路,她和先生迅速转换政策,为儿子登记申请国际学校的幼儿园部。即便幼儿园全年学费近19万港币,两人也没有任何犹豫,因为合适的时机转瞬即逝。

吴燕说那一年她花在这件事上的功夫,让她成了半个香港国际学校的专家。在曲折的为子求学过程中,她迅速明白,有足够的钱,提早报名,让小孩从幼儿园读起,只成功了一半。与她在候选名单上竞争的那些家长们,为了让小孩顺利入学要做各式各样的准备,比如补习英语,上动手能力的兴趣班,接受面试技巧的培训,支付高昂费用给中介或咨询公司以获得“内部消息”,发动人际关系请人写推荐信,等等。“这意味着我们也要把这一系列做足,才不会觉得错失了什么,要尽可能站在差不多的起跑线上。”吴燕说,在儿子面试前,家里电视只放英文频道。

伍晴和吴燕费心尽力让小孩进入国际学校,最主要是看重这里的英语教学环境和接轨国际的学制,为之后孩子出国留学做准备。“我希望孩子不会局限自己。国际学校不做填鸭式教育,低年级功课不多,主要专注于发掘小朋友的兴趣和长处。”伍晴说这也是重要原因。

香港国际学校最初是为殖民地政府下工作的外国家庭孩童所设。1967年,香港创办英基学校协会,初衷为驻港外籍人士提供英式教育,其当时开办的学校被视为香港第一所国际学校。因无需参与本地统一考试竞争,国际学校课业压力小,留给学生的空间更大。

近年来香港国际学校越来越受内地家长追捧。如吴燕所说,香港确实有难以替代的好处。一来,这是个有长久历史的国际化都市,有更好的语言环境,教育水平也比内地值得信任;二来,香港还是中国人的地方,很多中国文化保留在这里,中西结合是吴燕最想提供给孩子的成长环境,“还是要留着点东方的东西”。

另外,相较于亚洲其它地区开办的国际学校,香港国际学校开设数量多且学费相对便宜。结合学校官网和新加坡数据公司The Fly Group的数据,香港的平均学费同比低于新加坡、北京、上海各地。

赵薇也为女儿选择了香港耀中国际学校读书。如今,国际学校成为许多明星子女的选择。(网络图)

伍晴在这几年结识的内地家长形形色色,但有一个绝对共同点——富有。就读国际学校价格昂贵,著名国际学校汉基刚刚更新了2018-2019新学年的费用,小学学费每年20.5万港币,初高中都超过24万一学年。另外,每年需缴纳建校费2.8万港币。学校还以提名权的名义发行债券,每位入读的学生都需购买,其价格一度被炒到1000万港币。

除了硬性费用,吴燕说,还有很多其它费用——入学前的资讯和培训是一笔费用,入学以后,学校时不时组织一些国内外的游学项目、工作坊之类的,也是支出。再加上香港的生活费用,吴燕估计一年的花销保守要五六十万港币,这还是没有租房花销的情况下,她在香港有自己的房产。

吴燕最后和伍晴一样,让孩子进了耀中就读,因为看中学校注重普通话或中文的教学环境,孩子容易适应,也符合她对孩子的教育理念。多年前,耀中开先河,将中英文或者东西方文化提到同等教学高度。虽然校方表示出发点是中西兼顾才是真正的国际化,但难以否认,普通话教学为耀中在内地家长圈里积攒了不少声名。紧随其后,目前大部分国际学校都开设普通话课程,弘立、汉基等几所学校亦公开强调自己重视中文教育。

今年6月初,哈罗香港国际学校发通告宣布,明年秋季起学生将用简体字学中文。(网络图)

“全香港的国际学校

都不能有内地学生”

香港耀中国际学校坐落在九龙塘一带,门脸小得像是私家宅院,从围墙望进去,校舍高大光亮。媒体用“广受家长爱戴”形容耀中。一篇内地公开报道表示,耀中是最受内地家长追捧的香港国际学校,内地学生比例近40%,超过香港本地生和国际学生,成为学校的最大群体。

耀中国际学校相关负责人士接受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特约记者采访,否认了这一数据比例。“实际上,这里并没有内地学生。应该说,全香港的国际学校都不能有内地学生。”

按照香港政府规定,内地学生只能申请来港就读大专以上院校,没有资格申请中学及以下全日制课程。

香港耀中国际学校坐落在富人区九龙塘一带。(网络图)

换言之,香港国际学校里看似越来越多的内地“面孔”大致有几种可能:或是双非孩童(父母均非香港居民,以旅行生育方式在香港所生的孩子),或是父母通过投资、专才移居香港,亦或父母已经移民至外国,小孩拿着外国护照申请入读国际学校。这些孩子常被称为“新移民”。

耀中的一位高管告诉记者,校方其实无法对这些内地“面孔”做具体的数据统计,因为在可以统计的国籍划分上,他们要么是中国香港居民,要么是外国人。

(责任编辑:水娣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